普洱长安网-澜沧频道欢迎您!访问其他频道: 思茅 镇沅 景谷 景东 西盟 宁洱 孟连 澜沧 墨江 江城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风韵澜沧

那些年的记忆,这些年不见了

时间:2016/3/22 15:36:08|点击数:998

 (春)鬼火

 儿时的记忆,滇西南,在澜沧的群山余脉与西双版纳的坝子衔接处,是我出生的小村庄。已上小学或是未上小学的年龄,哥长我七岁,一惯保护我也时常吓唬我。初春,天干物燥的夜里,带我到屋前或是村口,指着远处的墨黛群山,让我看鬼火。静静的盯着,仿佛看到了时隐时现,忽闪忽灭,绿莹莹的光点。哥说那是鬼火!让我全身毛骨悚然,鸡皮疙瘩一阵接着一阵,浑身打颤。

 故此坚信,我见过鬼火,而且不只一次。于是,在记忆根源的最深处一直潜伏着,提到就忆起。

 后来,再没看见了。

 (夏)萤火虫

 夏夜,密密麻麻的萤火虫。

 小学到中学,暑假,我们都回到小村庄,和母亲一起抓紧干农活,保证来年一家八口的食粮。夜里,用松树明枝点火把,上山林烧蜂窝取蜂蛹,下稻田砍黄鳝逮田鸡,乐此不疲。一阵风吹,一个趔趄,四仰八叉栽倒了。灭了火把,湿了衣裤,丢了火种,摔痛了。

 甩甩头爬起,稻香扑鼻,两眼抹黑。哇!周围尽是萤火虫,密密麻麻,临空飞舞,撞到身上,扑到脸蛋。原来,是火光引来的,一黑全乱了。抓来,合手捧着,透过指逢闪闪发光,照着田埂摸向村庄……

 (秋)天河

 秋高气爽的夜,晴空万里。偶有一丝丝云,那也是轻如柳絮,毫无杂质。坐在竹芭搭建的晒谷台,便是望星识星好时节。偎着父亲膝下,听远古星座的传说。

 繁星点点的天宇,如玉带明朗,由南向北一条大河,叫天河。天河两岸星汉璀璨。农家以喜闻乐见的事物命名星座,有犁架星,鸡窝星,七星,日落星,启明星等等。

 父亲说,从前,天上没有那多星星。有个少年家境贫寒,坎坷多难。却有过人的毅力,善良、勤奋、友爱、平和,终究感动了天。仙女赐予圣水,他先滴洒在家具,农具升天了。进而滴洒在小狗、水牛、鸡窝等家当,果然一一升天。最后一滴少年喝了,向天宇乘风而去。

 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全变成星星了。

 (冬)猫头鹰

 家,右侧坡上一片小树林。有茱栗、毛栗,攀枝花,已成灌木林。最大的一棵是黑薪树,已近古老。林边一栋小木楼,楼下圈养着满满的水牛,我住在楼上。冬夜,点着墨水瓶制成的煤油灯,两三个小伙伴围坐灯火谈天说地。很少谈学习,最爱侃鬼故事,相互吓人。不知不觉,夜深了。

 “咕…咕,咕咕…咕”,一声比一声长,一声比一声惊,吓倒了侃鬼故事的人,用我的被子捂盖了头脚。那是从林中的黑薪树上传来的鸟叫声,那鸟就是猫头鹰。

 寂静的夜里,那声音凄婉,哀怨,空旷,辽远,确实阴森,十分吓人。

 而今,喧嚣城市,灯火浑浊,声音嘈杂,再没见到那些光点,听到那些声音。

本文来源:澜沧县政法委 作者:周忠华